故知感觉到死神,心头越发的惊慌,绞尽脑汁地去想安王的事情,但是,她其实和安王的接触是有限的,安王很小心,压根不

  让她知道那么多事情。https://

  她想到了一个人,连忙道:“安王和鲜卑的红叶公子来往频繁,他们一定有密谋,安王和鲜卑有勾结,还有,是他派人杀齐王的

  ,嫁祸给纪王,纪王是无辜的,你可以去找纪王妃,卖个人情给纪王妃,纪王妃有好处给你……”

  静和郡主听罢,眸色幽闪了一下,“故知,你说的那些,我不感兴趣。”

  “还有……”故知想哭也没眼睛哭,慌得直哆嗦,“你要听魏王是不是?魏王心里有你,真的,他心里有你……”

  静和郡主眼底闪过一丝执恨,那杀机也是顿生的,杀机一生,便见匕首的寒芒闪过,划过故知的脖子。

  她不无惋惜地道:“故知,你不该说他。”

  故知只觉得脖子一冷,下意识地伸手去摸,还没碰触到,那血便飞溅出来,她惊慌地想尖叫,但是,气管仿佛被割断了一般,

  声音堵在了胸腔里头。

  静和郡主看着她倒下去,两个眼洞黑幽幽的,仿佛是两颗被击碎晕染的黑眼珠,那样空洞碎裂地填满着眼眶。

  故知死得很快,静和郡主知道怎么让一个人死得很快速。

  她转身,踉跄而去。

  她坚持不住在明月庵,是不想用血腥沾染了佛门净地。

  不管她用多少个借口去掩饰自己,其实她心里很笃定,从山上遇到故知那一刻,她就有心要杀故知。

  只是,中间也曾犹豫过。

  阿四翌日到明月庵,看到的就是坐在院子里的静和郡主。

  她似乎是坐了一宿,眼睛红肿着,哭过。

  阿四一怔,连忙上前扶她起来,“郡主,您这是怎么了?天啊,您的手真冰冷,您没事吧?”

  静和郡主的眸光才慢慢地凝聚起来,看着阿四,慢慢地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  阿四扶着她,“那怎么坐在这里?伺候的人呢?”

  “打发走了。”静和郡主说。

  阿四瞧了瞧,觉得她很怪异,“那故知呢?也走了么?”

  静和郡主回头瞧了一眼,喃喃地道:“她走不了,她在里头呢。”

  “是啊,她才生完,自然是走不了的。”阿四放开她走进去。

  静和郡主想说什么,但是,还是止住了。

  阿四里头低低呼了一声,不过,也没有太诧异,出来之后,神色平静地道:“先葬了吧,省得臭了这地。”

  “好!”静和郡主说。

  “您歇着,这事我来就好。”阿四见她站立不稳的样子,便道。

  “麻烦阿四姑娘了。”静和郡主便说。

  阿四笑笑,进去扛了故知的尸体出来,另外一边背着铁铲就往山上去。

  阿四来得早,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人。

  山很大,随便寻了个泥土稀松的地方便埋下了故知。

  阿四往坑里填下泥,淡淡地道:“故知,你是罪有应得的,死了就走你的黄泉路,别想着回来找麻烦,不过,你活着的时候做了

  那么多坏事,死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医妃元卿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鬼也玩网游只为原作者六月/元卿凌宇文皓/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/元卿凌宇文皓/并收藏重生医妃元卿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