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文皓安抚道:“你别嚎了,到了父皇跟前,他如果听到你一直嚎,会说你是懦夫。https://”

  齐王都疼得说不出话来了,哼哼唧唧地拖着脚走着,最后实在是受不住了,道:“哥哥,你背我吧。”

  “你伤口在前头,我背你岂不是更痛?”宇文皓见他这样,也犯愁了,怎么就这么忍不住痛呢?

  想老元当初带着一身伤入宫,可都是这样硬撑过来的,老七还不如个娘们。

  “宁可膈痛,也不愿意这样撕着痛。”齐王停下来了,无力地摆手,一张脸全白透了,连嘴唇都没有血色。

  宇文皓只得背起他,这一背起来,齐王又“呀呀呀”地喊起来。

  宇文皓问道:“能行吗?”

  齐王艰难地回头着穆如公公,哭丧着脸,“不如,你们抬着我走。”

  穆如公公已经问过出宫传旨的宫人,曹御医回话说伤势没那么严重,胸口的还好,就是腹部伤口深一些。

  所以,到齐王这般,穆如公公不由得担心地问道:“御医是否没检查清楚?会不会伤及内脏了?”

  齐王吸了一口气,“没伤及内脏。”s11();

  穆如公公见他这般,实在很难撑进去,便道:“那好,那就抬着走吧。”

  没有肩舆,没有担架,抬着走就是一个人抬着肩膀,一个人抬着双腿,脑袋是沉下去的,嘴里,还得叼着灯笼手柄。

  但是,这总比自己走好。

  齐王着漆黑的天空,灯火的光芒,不足以照亮宫中的

  夜晚。

  他只觉得一切仿若隔世。

  就不知道走着走着,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  心里还是很难受的。

  尤其想到最后自己落了一身的伤,她还要先入宫告状。

  “王爷,您走慢点,老奴这有点迈不开腿。”穆如公公是负责抬肩膀的,齐王的脑袋一直撞怼着他的裆部,走得快不是,走得慢也不是。

  宇文皓停下来,道:“不行,这样走更累,老七,你忍着点,我扛着你走。”

  他说完,直接就把齐王顶了上去,一手托住屁股,一手托住中腰,脚下使出轻功,飞快而去。

  就这样,一路飞奔,到了御房,刚好明元帝走出来松一下筋骨,便见他托着齐王来到。

  他连忙要放下齐王行礼,明元帝淡淡地了他一眼,“就这个跪着,托着他,没朕的旨意,不许放下来。”

  宇文皓的手累得酸楚,本以为终于能放下,殊不知,这一来父皇就刁难了,不敢违抗啊!

  他只得颤抖着腿跪下来,双手继续撑着齐王。

  齐王要平衡,他的手就不能动,必须保持固定的姿势。

  但是,跪着托举,何等的累啊?

  上头被托举的齐王,因腹部疼痛,双脚和头必须垂下,才不至于使得腹部丹田用力,他的双脚,就这样垂在了宇文皓的面前,比双脚更近一点的,是两瓣屁股,几乎都垂到他的额头来了。

  宇文皓心里叹气,遭殃了。

  明元帝在院子里溜达,舒展筋骨,穆如公公则跟在

  后头走,担忧地回头宇文皓和齐王。

  宇文皓的手,越来越低,身子都几乎被压垮了。

  这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。

  这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。

  他是直接半趴在地上,躬着背,用脑袋和背的力量去支撑齐王的身子,但是双手还是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医妃元卿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鬼也玩网游只为原作者六月/元卿凌宇文皓/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/元卿凌宇文皓/并收藏重生医妃元卿凌最新章节